這樣回上一頁
手指從螢幕左側邊緣往右滑
我知道了

墨西哥毒梟矮子受審 成紐約最新觀光景點

最新更新:2018/12/19 14:31
墨西哥大毒梟「矮子」古茲曼(前中)近期在紐約受審,吸引不少人爭相前往旁聽。(圖取自維基共享資源,版權屬公有領域)
墨西哥大毒梟「矮子」古茲曼(前中)近期在紐約受審,吸引不少人爭相前往旁聽。(圖取自維基共享資源,版權屬公有領域)

(中央社紐約19日綜合外電報導)墨西哥大毒梟「矮子」古茲曼近期在紐約受審,他的犯行「精彩」程度更勝電視影集,讓不少人爭相前往旁聽,也讓法庭意外成為紐約最新的觀光景點。

「矮子」古茲曼(Joaquin "El Chapo" Guzman)先前在一次戲劇性的越獄後,成為全球頭號通緝犯,他是在去年被引渡到美國,遭控經營西納羅亞販毒集團(Sinaloa Cartel),並走私數噸古柯鹼。

美聯社報導,能近距離看到毒梟「矮子」,並聽他活著講述他的故事,吸引好奇的紐約客、電視犯罪節目粉絲甚至是遊客,在近期湧進布魯克林的法庭,那裡正在審理這名惡名昭彰的墨西哥毒販案,他遭控的罪名可讓他在美國監獄度過餘生。

有些日子,除了檢察官、記者、保全人員、律師團之外,大概只有兩人會出現在法庭。有些時候可以看到5個人,如今大夥擠滿旁聽席並拉長脖子,好看到古茲曼本尊,也好奇得打量古茲曼的太太柯羅奈爾(Emma Coronel),那個幾乎每天坐在法庭旁聽席的女子。

23歲的旁聽者史托爾特(Peter Stolt)說:「我好像在看線上影音串流平台網飛(Netflix)的電視影集『毒梟矮子』。」史托爾特11月已經旁聽了3天,希望接下來能至少再去一天。

史托爾特最近剛從賓夕法尼亞州的穆倫堡學院(Muhlenberg College)畢業,正在紐約應徵工作,他說自己大約早上6時30分就站在(法庭)大樓外排隊,為的就是搶到好位子。

他認為最吸引他的,是現在成為檢方證人的古茲曼前手下馬蒂內茲(Miguel Angel Martinez)的證詞。馬蒂內茲鉅細靡遺地描述他如何從古茲曼下令的多次暗殺行動中死裡逃生。

史托爾特說:「那些手榴彈…之類的,那真的太瘋狂了,那很恐怖,我們能第一手聽到這些,實在太瘋狂了。」

執法人員6週以來的證詞,一名遭到監禁的哥倫比亞古柯鹼毒販,以及花俏的墨西哥毒品走私者,這些題材可以拿來播好幾季的電視影集「邁阿密風雲」(Miami Vice)和「毒梟」(Narcos)了。

證詞中也提及在邊境挖掘地下秘密通道、刺殺未遂、賄賂警界高官、裝著上百萬美元現金的私人噴射機,以及將整罐古柯鹼偽裝成胡椒罐的製造工廠等情節。

古茲曼的律師表示,低賤的手下為了讓自己的販毒案能獲得輕判,而說謊陷害古茲曼。

住在紐約超過10年,現年55歲的墨西哥人何瓦金.馬蒂內茲(Joaquin Martinez)說,從曼哈頓來到布魯克林,能親眼看到古茲曼本人,這趟就值得了。

不過,他本以為會看到留著鬍子的古茲曼,就像大家多年來在照片看到的一樣。他說:「我花了一點時間才認出他(古茲曼)。老實說,他看起就像普通人。」

何瓦金也對古茲曼的太太柯羅奈爾印象深刻,當時他坐在柯羅奈爾後面的長椅上,印象中她很自在地在法庭走動,感覺就像在自己家一樣。

在紐約擁有幾家餐館的何瓦金說:「我可以聞到她的香水味」。他說,在法庭聆聽毒販的通話記錄讓他印象深刻,同樣的,他也對檢察官出示列為證物的卡利優(Amado Carrillo)照片記憶猶新。卡利優是一個在他家鄉十分出名的墨西哥毒販,據悉1997年死於變臉整型手術。

旁聽者必須在大樓大廳接受安檢,還得在8樓脫掉鞋子接受第2次金屬探測,並將包包經X光掃瞄,還要在名單上簽名。

49歲的澳洲刑事律師柏格(Wayne Burg)和他21歲的女兒趁12月假期到紐約旁聽那場審訊。他們認為,到聯邦法庭看毒梟矮子,是觀賞美國職籃NBA紐約尼客隊球賽前「必做」的事。

柏格說:「毒品的數量、錢的金額…都多到很誇張。」他最後和女兒在一間擠滿人的房間看直播,因為法庭上已經完全沒有空間。他說:「我們有個很棒的假期,而那個案件是其中一項高潮。」

然而,並非每天都是刺激的。

法庭在解釋執法機關搜索毒品的技術層面時,一些陪審團成員打起瞌睡,但古茲曼總是十分專注,在證人發言與向律師耳語時盯著他們看。

有興趣旁聽的民眾,還有一點機會,因為審訊至少還會持續兩個月。(譯者:李晉緯/核稿:張曉雯)1071219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