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覺為戲住凱里11個月 李鴻其戲份剪到剩3鏡頭

發稿時間:2018/11/08 17:46

最新更新:2018/11/08 19:01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導演畢贛(右2)新片「地球最後的夜晚」受邀為第55屆金馬影展開幕片,8日下午畢贛率片中演員黃覺(右)、李鴻其(左)、陳永忠(左2)出席影展記者會。中央社記者鄭景雯攝 107年11月8日導演畢贛(右2)新片「地球最後的夜晚」受邀為第55屆金馬影展開幕片,8日下午畢贛率片中演員黃覺(右)、李鴻其(左)、陳永忠(左2)出席影展記者會。中央社記者鄭景雯攝 107年11月8日

(中央社記者鄭景雯台北8日電)中國導演畢贛新作「地球最後的夜晚」榮膺本屆金馬影展開幕片,男主角黃覺為此在貴州省凱里市住了11個月,演員李鴻其住了2個月,光是李鴻其被剪掉的鏡頭可成另一短片。

3年前以「路邊野餐」獲得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畢贛,備受矚目的新片「地球最後的夜晚」受邀成為本屆金馬影展開幕片,今天下午畢贛率領片中演員黃覺、李鴻其、陳永忠現身開幕記者會。

畢贛第一部長片「路邊野餐」只花了人民幣20萬元拍攝,後期的音樂版權費用還是張艾嘉幫他找到資金。畢贛獲得金馬獎最佳新導演後勢看漲,不少資金投入拍攝,「地球最後的夜晚」耗資約人民幣5000萬元,瞬間拍攝資金成長250倍。

畢贛的電影如夢如詩,電影分為兩部分來看,前半段的2D影像,黃覺像是偵探一樣,尋覓湯唯飾演的迷樣蛇蠍女。到了下半段,長達一小時一鏡到底的長鏡頭,畢贛用3D影像呈現,此時黃覺要尋覓的湯唯,又轉變成純真的女人。

畢贛說:「『地球最後的夜晚』是特別甜蜜的電影,在極度絕望和殘酷,才能體會甜蜜的感覺。」

黃覺提到,為了這次演出,還到畢贛的老家貴州凱里市住了11個月,當時就住在畢贛的外婆家,「感覺像是在拍真人秀一樣」。畢贛每天在山下寫劇本,晚上再上山跟黃覺聊戲,是他從影以來最難忘的經驗。

提到跟湯唯對戲的經驗,黃覺表示,「湯唯是我見過最專注的女演員之一」,有一幕戲,畢贛希望湯唯的背上有紅色的印子,無論怎麼化妝都不像,最後湯唯要黃覺直接拿地上的瓦片在她背上劃一刀,「從一個小細節就能體現她是什麼樣的人」,可惜最後這個畫面畢贛沒取用。

畢贛的姑爹陳永忠上回是「路邊野餐」主角,這次在「地球最後的夜晚」飾演凶狠的大哥,還對湯唯施暴。提起這場戲,陳永忠表示,導演要他直接抓起湯唯的頭髮,起初湯唯的經紀人還要陳永忠每抓一次就跟湯唯道歉,但湯唯卻說「不要在乎我會不會疼,按照導演要的去做」,讓陳永忠演起來很放心。

「地球最後的夜晚」有不少台灣演員及台灣團隊,都是3年前畢贛獲得金馬獎時所認識。那年李鴻其以「醉.生夢死」獲得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當時畢贛就向李鴻其邀約演出,李鴻其笑說「那時候我以為我是男主角」,拍攝期間他也在凱里住了2個月,在片中飾演關鍵角色,總計拍了快一小時的畫面,最後只用了3個鏡頭,被剪掉的部分都可自成一部短片。

一小時一鏡到底的3D畫面,動用200名工作人員,拍攝前光是工作人員就排練了快2個月,最後是花3天拍攝,每天拍3次,最後採用最後一次的拍攝畫面,捨棄掉張艾嘉在片中被火把燒到手指的鏡頭。

黃覺說,拍攝一鏡到底演員都很累,雖然從頭到尾都有他的戲份,但其他演員在等待的過程也很恐慌,不知道前面會不會出狀況,每一刻都很焦慮。

「地球最後的夜晚」也入圍本屆金馬獎最佳劇情長片、導演、攝影、原創電影音樂、音效,畢贛說「這次最想要拿演員獎」,可惜都沒能入圍,在他的電影裡,「演員像是植物,植物生長很緩慢,但要耐心觀察」。(編輯:陳怡璇)107110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