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小販文化 強調多元拚申遺

發稿時間:2019/01/23 12:31

最新更新:2019/01/23 12:41

字級: 字級縮小字級放大

新加坡今年3月擬申請將小販文化列入「非物質文化遺產」,熱情的志工正向旅客或前往用餐的消費者說明申遺的積極意涵。中央社記者黃自強新加坡攝  108年1月23日新加坡今年3月擬申請將小販文化列入「非物質文化遺產」,熱情的志工正向旅客或前往用餐的消費者說明申遺的積極意涵。中央社記者黃自強新加坡攝 108年1月23日

特派看世界(中央社記者黃自強新加坡23日專電)新加坡今年3月擬申請將「小販文化」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非物質文化遺產」,讓同樣擁有小販文化的馬來西亞五味雜陳。不過有人認為若申遺成功,可促進遊客走訪星馬。

電影「瘋狂亞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中的華麗場景令人目眩,但片中呈現的「紐頓熟食中心」(Newton Food Centre)也強化了新加坡「小販中心」的國際印象。事實上,新加坡的小販中心遠近馳名,連流亡海外的泰國前總理戴克辛(Thaksin Shinawatra)都聞香而來。戴克辛兄妹曾行經港灣(HarbourFront)地鐵站附近「聲音小販中心」(Seah Im Food Centre)大啖牛肉麵,並透過臉書分享美食之旅。

小販中心又稱熟食中心,屬東南亞特有的庶民文化景觀。新加坡的小販文化包含了小販、小販中心與小販美食,源自60年代末到80年代間,新加坡政府將流動攤販聚集在乾淨衛生的環境中營業,後來便成為了庶民美食的最佳去處。

新加坡小販中心的美食,像是華人社群的肉骨茶、肉脞麵、老鼠粉,馬來社群的椰漿飯,或者印度社群的薑黃飯,甚至老少咸宜的道地咖啡(Kopi)、甘蔗汁,都是各社群最愛。不少被新加坡稱為「建國一代」的銀髮族,平日選擇泡在小販中心,享受無事一身輕的休閒生活。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去年8月間宣布,將申請「小販文化」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他形容的「小販中心」宛如「社區飯廳」,是形成國家認同的重要一環。這也是新加坡繼植物園於2015年申遺成功後,再度申遺。

目前,新加坡共有110個小販中心,遍布各政府組屋區,總攤位數超過1萬4000個,如以新加坡超過100萬間的組屋為例,平均每9000多間組屋就有一個小販中心,每個小販中心平均約有近130個攤位。新加坡文字工作者陳士銘告訴中央社記者,小販中心擁有多元文化意涵,早已超脫徒具表象的用餐功能,也代表新加坡各社群的凝聚力。

不過,鄰國大馬的部分網友,對星國將「小販文化」申遺卻是五味雜陳,有的持肯定態度,也有的嗤之以鼻。大馬網友認為,東南亞各國多半皆有小販文化,除大馬外,諸如台灣夜市、香港大排檔,以及印尼等地,都有不同型式的攤販文化,新加坡的小販中心並非獨一無二。

不過,曾留學台灣並返鄉服務的大馬青年張康樂指出,馬來西亞與新加坡相同,均有數量眾多的小販中心,這原本就是星馬庶民美食的代名詞,即便百貨商場設有美食街,均未能改變民眾前往小販中心的飲食習慣。

張康樂對星國「小販中心」申遺的作法樂觀以對,她認為大馬也有諸多傳統文化,只是政府沒有申遺,如果新加坡小販文化申遺成功,對促進觀光客赴星馬的小販中心用餐實有正面助益。

馬來西亞華社研究中心研究員莊仁杰受訪指出,「小販中心」是星馬共有的文化現象,但受限於只能以國家申遺的遊戲規則,讓這種跨國界的小販文化在申遺上無法共享。

馬來西亞新紀元大學學院中文系助理教授白偉權也認為,大馬雖也有「小販中心」的飲食文化,但新加坡較能關注小販文化的獨特性並將之申遺,其中的關鍵,就在於情感交流與世代傳承等的文化聯結。

新加坡計劃今年3月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遞交申遺文件,預計2020年才會得到結果。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今年適逢開埠200周年,小販文化的申遺,對新加坡來說可謂錦上添花。(編輯:屈享平)1080123

新加坡今年3月擬申請將小販文化列入「非物質文化遺產」,小販中心不僅是物美價廉美食首選,也是新加坡各社群的情感交流聯絡站。中央社記者黃自強新加坡攝  108年1月23日新加坡今年3月擬申請將小販文化列入「非物質文化遺產」,小販中心不僅是物美價廉美食首選,也是新加坡各社群的情感交流聯絡站。中央社記者黃自強新加坡攝 108年1月23日
TOP